bck

客服咨询:
  客服电话:13612961817
当前位置:首页>钟表百科>专业术语>计时工具的历史

百科首页

中国钟表网会员企业查询

钟表黄页查询

钟表专卖店,维修点查询

计时工具的历史

2014-02-17 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浏览量:2799   
计时工具的历史

千百年来,人类利用各种装置来计时和报时。目前正在使用的六十进制时间系统,追溯至公元前大约2000年的苏美尔。古埃及把一天分为二个部份,每一部份再分为12个小时,并使用大型方尖碑追踪太阳的移动。他们还发明了水钟(water clocks)。 Precinct of Amun-Re 很可能是最初使用水钟的地方,后来在埃及以外的地方也有人使用水钟;古希腊人就经常使用叫作clepsydrae的水钟。约在同一时间,相信商朝已使用泄水型水钟──漏壶;而漏壶可能早在公元前2000年,从美索不达米亚传入。其他古代计时器包括有蜡烛钟──在中国、日本 、英格兰,和伊拉克使用; 日晷──在印度和西藏,以及欧洲一些地区广泛使用;此外,还有沙漏,运作原理和水钟一样。
沙漏
最早期的计时工具依靠太阳的阴影来报时,所以它们在多云的天气或夜间,没有用处;而且如果“晷针”跟地球的轴心不一致,这些计时工具要依季节的变化,而重新校准。
第一个使用擒纵器(escapement)的钟,于八世纪在中国出现。11世纪,穆斯林工程师发明以重量驱动(weight-driven)的钟。14世纪初,欧洲发明机械钟。直到20世纪,机械钟都是标准计时装置。在20世纪,发明了石英振荡器,然后是原子钟。石英振荡器最初只在实验室使用,可是由于它容易生产而且准确,所以后来用在手表上。原子钟比所有计时装置都准确,所以可以用于校准其他钟表;并且用来计算原子时和协调世界时。
早期的计时工具

许多古老的文明会观察天体──通常是太阳和月亮,以确定时间、日期和季节。现今在西方社会通用的六十进制时间系统,可追溯至约四千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和古埃及;后来,中美洲地区开发类似的系统。
第一个日历,可能在冰河时代末期,由狩猎收集者(hunter-gatherers)创造。他们利用如树枝和骨头等工具,记录月相和季节。 世界各地──特别是在史前时期的欧洲──都有石阵,例如英格兰的巨石阵.石阵相信是用来预测昼夜平分点(equinoxes)或至点(亦称二至点;solstices)等的时间。那些巨石文明(Megalith)没有留下历史纪录;因此,现代对他们的日历或计时方法,所知甚少.
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500年
日影钟是第一个能够量度小时的装置。已知道最古老的日影钟来自埃及,用绿片岩制造。古埃及约在公元前3500年建造的方尖碑,也是最早的日影钟之一。
埃及的日影钟把白天分为十个部分,另外加上4个“微亮小时”── 早上 2个、傍晚 2个。有一种日影钟由一枝长杆和高架横杆组成,长竿上有5个不相等的记号,横杆的阴影会投射到记号之上。横杆在早上指向东方,在正午会指向西方。方尖碑的运作方式差不多:阴影投射到围绕它的记号上,埃及人从而可以计算时间。方尖碑可以指出上午或下午、夏至或冬至。
现在己知最古老的水钟 ,在法老阿蒙霍一世(Amenhotep I)(公元前1525年至1504年)的墓中发现,这显示古埃及最先使用水钟。另一方面,相信沙漏也是由古埃及人发明。此外,埃及自公元前600年,开始使用叫作merkhet的铅垂线在晚间量度时间。这工具的铅垂线跟勾陈一(北极星)一致,形成南北子午圈。当特定的星宿横过线时,就能准确报时。
公元前500年至公元前1年
柏拉图把水钟(漏壶)引进古希腊之后,水钟成为古希腊广泛使用的计时工具。柏拉图也发明了一种以水钟为基础的闹钟。希腊人和新巴比伦王国保存计时记录,作为组成天体观察的重要部分。漏壶也用在希腊法庭,和后来的罗马法庭上。
虽然水钟比日影钟更好用──水钟在室内、夜间或天空多云的日子都可以使用;不过它他们不准确。因此,希腊人寻求方法改善他们的水钟。到了公元前325年,水钟的准确度大为改善,虽然仍然及不上日影钟。这时的钟有钟面,其上有时针,令人更容易读准时间。水钟较常见的问题是水压:当容器注满水时,增加的水压令水流更迅速。在公元前100年,希腊和罗马的钟表专家,开始解决这个问题;其后的几个世纪,在这一方面得到持续改善。为了抵消高水压增加的水流量做成的影响,装水的容器造成圆锥形状,上阔下窄。于是虽然水平面下降的距离相等,但当容器水满的时候,流出的水要比水半满的时候多。然而,还是有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:如温度的影响。天气寒冷的时候,水流比较缓慢,甚至可能冻结。
虽然希腊人和罗马人大大改进水钟的技术,他们仍然继续使用影子钟表。据说数学家和天文学家比提尼亚的狄奥多(en:Theodosius of Bithynia),发明了全球通用的日晷。这个日晷在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能准确报时,不过现代对它所知甚少。罗马人在奥古斯都大帝统治期间,建造有史以来最大的日晷──奥古斯都日晷(en:Solarium Augusti)。其晷针是从赫利奥波利斯(en:Heliopolis)而来的方尖碑。
公元1-1500年
水钟:李约瑟推测水钟──漏壶可能从美索不达米亚传入中国,时间可能早达公元前二世纪的商代,最迟不会晚于公元前一世纪。由汉代(公元前202)开始,泄水型漏壶逐步被受水型漏壶取代,其特色是浮在受水壶水面上的漏箭,随水面上升指示时间。
蜡烛钟:蜡烛钟在何处及何时首次使用己不可考。不过,最早提到蜡烛钟的,是一首写于520年的中国诗。诗中说,燃烧的蜡烛是夜间量度时间的方法。直到10世纪初,日本一直使用类似的蜡烛钟
香钟:远东地区除了使用水钟、机械钟和蜡烛钟外,也会使用香钟计时。中国大约在六世纪首先使用香钟。在日本的正仓院,仍保存了一个香钟,不过在其上的文字不是中文,而是梵文。由于佛教经常使用梵文,因此爱德华.沙菲尔推测香钟在佛教仪式中使用,而且是由印度人发明。香钟跟蜡烛钟很相似,不过香烧均匀而且无火焰,因此在室内使用时,比蜡烛钟更准确和更安全。
使用擒纵器的水钟:第一使用擒纵器的水钟,由密宗僧人兼数学家一行和政府官梁令瓒建于长安,这个擒纵器水钟是个天文数仪器。一行的擒纵器钟仍然是一个水钟,因此会受温度变化的影响。在976年,张思训解决了这个问题。他用汞(水银)取代水,汞在温度下降到摄氏零下39度(华氏零下38度)时,仍然是液体。
天文钟:元祐元年(1086年)苏颂检验太史局的浑仪时,决心要将浑仪、浑象和报时装置结合。苏颂拜访吏部守当官韩公廉,取得张衡、张思训的“仪器法式大纲”。元祐三年(1088年)开始动工,元祐七年(1092年)“水运仪象台”竣工。
水运仪象台是一个类似于天文台,高约12米,宽7米,上下分三层;上层是浑天仪(天体测量之用),中层是浑象仪(天体运行演示),下层是司辰(自动报时器),全程用水力推动,可精确报时,李约瑟指这是欧洲天文钟的直接祖先。苏颂于绍圣初年著《新仪像法要》一书,详述水运仪象台的整体功能、零件150多种,60多幅插图。
水运仪象台原件在靖康之祸(1127年)时,金兵将水运仪象台掠往燕京(北京)置于司天台,在金朝贞祐二年(1214年)因不便运输被丢弃,而南宋时苏携保存的手稿因无人理解其中方法而无人能仿造。
近代计时工具

机械钟
机械钟由僧人一行和官员梁令瓒发明。至元明之时,计时器摆脱了天文仪器的结构形式,得到了突破性的新发展。元初郭守敬、明初詹希元创制了“大明灯漏”与“五轮沙漏”,采用机械结构,并增添盘、针来指示时间,其机械的先进性便明显地显示出来,时间性电益见准确。
到14世纪,西方国家广泛使用机械钟。在十六世纪,奥斯曼帝国的科学家达兹.艾-丁(en:Taqi al-Din)发明机械闹钟.
摆钟
1583年,意大利人伽利略建立了著名的等时性理论,也就是钟摆的理论基础。1656 年,荷兰的科学家克里斯蒂安.惠更斯(en: Christiaan Huygens)应用伽利略的理论,设计了钟摆。第二年,在他的指导下,年轻钟匠哥士达(S.Coster)成功制造第一个摆钟。1675年,他又用游丝取代了原始的钟摆,这样就形成了以发条为动力、以游丝为调速机构的小型钟,同时也为制造便于携带的袋表提供了条件。
袋表
18世纪期间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擒纵结构,为袋表(或称怀表)的发展奠定了基础。英国人乔治.葛咸(George Graham)在1726年完善工字轮擒纵结构;它和之前发明的垂直放置的机轴擒纵结构不同,所以使得袋表机芯相对变薄。另外,1757年左右,英国人汤马士.穆治(Thomas Mudge)发明了叉式擒纵结构,进一步提高了袋表计时的精确度。这期间一直到19世纪,产生了大批钟表生产厂家,为袋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。
手表
1904年,飞行员阿尔拔图.桑托斯-杜蒙特(Alberto Santos-Dumont)要求他的朋友,法国制表匠路易士.卡地亚(Louis Cartier),设计一个他可以在飞行时使用的表。其实在1868年,柏德菲腊已经发明了手表,不过当时这种女士的手
分享到 29.2K

中国钟表网 客服: Email:services@pcgamesmag.com

中国钟表网 编辑: Email:759991575@qq.com

QQ群:76582291(收费会员) | 79109118(钟表采购)
           18605093(钟表圈2) | 227050792(钟表圈1)

投诉建议: +86-0755-83251984

客服热线: +86-0755-83266212/83236721

传真热线:+86-0755-83228663

办公地址: 深圳市福田区华强北振兴西路505栋2楼288   邮政编码:518028

钟表网二维码

{bck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体育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sports}| {bck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体育}| {bckbet}| {bck官网}| {bck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sports}| {bck官网}| {bck}| {bck体育官网}| {bcksports}| {bck体育下载}| {bck体育app}| {bckbet}|